逍遥小散仙 第五集:妖魔遗孽 第十章 美人恩

    时间:2018-08-10 两人重重地摔跌落地,飞萝手臂犹抱着小玄不放,口中鲜血连呕,滑滑暖暖地淋洒在男儿胸口上。   「师叔!」   小玄惊疼交集:地闷哼。   怪物疾掠追至,高高扬起紫盾,泰山贯顶般砸落。   就这一瞬,飞萝倏地反手扬起,骤见一道闪灼紫光电射而出,正中怪物胸口,把镶嵌金甲之上的护心镜打得片片炸碎,透体而过。   怪物通体一震,凝在空中摇摇欲坠。   「去死吧!」   飞萝咬牙道,右手五指兰花捏拿变换,直射天际的紫电突然飞折掠回,斜斜贯入怪物头顶。   「呜……」   怪物发出一声低哑的哀鸣,躯体轰然砸地,竟摔得四分五裂,浓绿的血液迸溅老远。   小玄大喜,想要叫好,却连声音都难以发出。   飞萝勉力支起,一圈一匝地鬆解开紧捆小玄的紫链,娇喘吁吁地抛到旁边,这时心力皆竭,突地又呕出一小口血来,复跌小玄身上。   「师叔,你伤得怎样?」   古怪紫链一去,小玄立感麻痺大减,终能开口。   「别说话,快快调……调息真气,说不定还……还会有敌人。」   飞萝艰难道。   小玄心头一凛,赶忙依言调息。   飞萝伏他胸口,亦开始默默调息自疗。   小玄虽给怪链麻痺较久,但好在身上无伤,过不一会,真气已复,见飞萝尚在闭目调息,生怕惊扰着她,于是仍旧静躺不敢动弹。   此时天高云淡风轻气爽,飞萝鬓侧的青丝柔柔飘动,拂搔得小玄面上生痒,他怔怔地望着嘴角残血的美人,心中激荡:「她为了救我,竟然这等拚命!」   忽尔间,小玄忆起了与她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,当日亦似这般贴拥于地,虽然上下颠倒,但却是一样的花颜咫尺,一样的酥胸如棉,一样都是这个女人在最危急的关头救下了自己。   而鼻间,盈蕩的依旧是这甜腻馥郁的醉人芬芳。   小玄悄悄地贪婪地呼吸着,记忆突然回到了某个凉风轻拂的夜晚,某座芭蕉簇拥的亭子,某条狭窄混乱的石椅,不觉一阵心猿意马。   这时,飞萝呼吸渐渐均匀,白如冰雪的脸上开始有了丝许血色。   小玄恍惚着,耳中涛声阵阵,肤上柔风徐徐,久久地凝视着眼前的绝丽美人,似乎有股什么东西在心中悄悄地孕育着发酵着,令他越发迷醉,越发销魂,身上的某个地方竟然无知无觉地发生了变化。   「唔?」   飞萝忽然睁开美目,讶异地瞧着他道:「你……」   小玄这才惊觉自己的不堪,顿连耳根都赤了,慌张道:「我……我没有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就是有点……有点热。」   飞萝玉容轻晕,咬唇道:「你能动了?」   小玄点头。   「那扶我起来。」   飞萝道。   小玄赶忙半支起身,小心翼翼地扶她坐起。   飞萝盘膝打坐,道:「你替我护法,再调息一会,我就好了。」   「是。」   小玄应,即时立起守在一旁。   飞萝重新闭眼,继续调息自疗。   「该死该死!师叔为了救我伤成这样,我却想入非非!这丑可丢得真够大的……」   小玄满面发烧,硬生生把目光从飞萝身上拉开,瞧见怪物尸体,遂走近去细看。   「不知这家伙到底是啥东西?血竟是绿的,所使兵器更是古怪厉害……」   小玄琢磨到这,忽然想起那条紫链来,当即游目四顾,很快就望见了掉在不远处的紫链和紫盾,俱仍流蕩着莹莹紫光。   他快步行去,俯身去捡,指尖方才触着链身,登感一下麻痺,唬得急忙收手,仔细再瞧,发现紫链一头似有把柄,用指试探,果然没有不适,这才放心捡起。   小玄观察紫链片刻,随手挥甩,只觉轻重颇适,倒亦顺手,不禁欢喜:「这宝贝如此奇妙厉害,不知是何来历?有没有名字?」   他又去捡起紫盾观看,心忖道:「颜色纹饰都极其相似,看来这盾牌跟链子是一对的……嗯,反正都是稀罕之物,既然有人自个送上门来,不要白不要!」   思忖及此,便把两样奇兵收入如意囊内。   小玄走回飞萝身边,又守了一会,终见她缓缓收起功法,再次张开眼睛,喜叫道:「师叔,你好了?」   飞萝点点头,道:「已恢复得七七八八了,那毛神的法力及武技似皆平常,兵器却是十分古怪厉害,那盾一撞,便把我的护体真气破去大半。」   「还没全好?」   小玄心头一紧。   「无甚大碍的,两三日内便可完全复元。」   飞萝道。   「这妖怪好生可恶,一上来就不由分说动手,真是莫名其妙!」   小玄纳闷道:「难不成它也是骷髅老妖一伙的?」   飞萝摇头道:「不是,他不是骷髅老妖的人,也不是妖怪。」   「不是妖怪?」   小玄奇道:「长这副怪模怪样不是妖怪?」   「他是你六师伯弄来的,是神。」   飞萝淡淡道。   「神?」   小玄愣住。   「嗯,他乃上界雷将,给你六师伯拘来捉拿你的。」   飞萝继道。   「上界雷将?六师伯能……能拘役上界神将?」   小玄张大了嘴巴,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   「这并不稀奇,教中有许多人都能拘役鬼神,你六师伯不过是当中的一个。」   「役鬼不稀奇,役神可就……」   「御甲术中有一类就是专门役使上界雷将的,说出来你定不陌生,道家唤作五雷正法、雷府真言、雷部真经等等,而于我教,则名为雷霆秘典,共计一百九十部雷法,每部雷法对应一员雷府神将,你六师伯大概识得其中几部。」   飞萝娓娓道。   「我的天!这便是说,只要识得一部雷法就能役使一员上界雷将?」   小玄只觉难以置信。   飞萝道:「正是如此,上界雷府有天、神、龙、水、社令五院,统共一百九十员雷将,其中社令又名妖雷,最是殊异,其部多为顽昧神灵,不为天庭差遣,只受诸般雷法役使,据闻你六师伯最擅拘役此院雷将,适才那毛神多半就是社令院中的一个。」   小玄桥舌道:「无怪六师伯能诛伏四十九洞妖王,名震大荒,原来他通晓这等神异法门。」   「不是。」   飞萝摇头道:「你六师伯乃炼气大家,最历害的功法是我教专辟邪魔的正元真气,那些妖首魔头,十之八九是被其法所诛。」   「六师伯识得这么多厉害法门!」   小玄讚歎道。   「其实,真正修为高深之士皆忌动辄使用雷法,因为雷霆乃是天地枢机,雷法乃是天之号令,其法异常繁奥,施启过程冗长迟缓,更且若有丝毫差池,便会惹致雷将反噬,实为御甲诸术当中最为凶险的一类,地界常有妄昧之徒因之丧命。」   飞萝顿了下,接道:「正因如此,我教素来不提倡修习此类法门,你六师伯是因为适才给我们拦住,才迫不得以动用了这凶险法门。」   小玄突然难过起来:「师叔,六师伯说的那些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   飞萝凝眸望他,半晌不语。   「六师伯说的那些……都是真的?」   小玄面色发白。   飞萝轻歎一声,目光里似怜惜、似担忧、似无奈。   「我真的……真的是妖魔遗孽?」   小玄颤声道。   飞萝伸出手,轻轻抚摸他脸侧,柔声道:「无论你爹娘是谁,你都是无辜的。」   这回答等于是间接的肯定,小玄一阵乏力,浑身轻抖,模样可怜无比。   「别害怕……」   飞萝瞧得芳心生疼,忽一把将他拥入怀抱,声音变得更加温柔:「我不会让谁伤害你的。」   小玄胸口一暖,倏地放声恸泣:「师父……不要我了!」   飞萝轻抚着的他头髮道:「傻瓜,你师父才不是不要你,而是情非得以。」   小玄哽声道:「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?」   飞萝一时无语。   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   小玄噙泪道:「师叔,你把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。」   「我亦不大清楚,当中还有许多不明之处,待日后再仔细说与你听。」   飞萝言语含糊,顿了下接道:「眼下最要紧的是你得赶快离开这里,寻个隐秘之处躲起来。」   「我不躲!我为什么要躲?」   小玄激动道:「虽然我是妖魔遗孽,可我没做过什么恶事!」   飞萝歎道:「你是没做什么恶事,但你既为玄狐之后,且身怀无数神魔垂涎的先天太玄,你六师伯一旦回凤凰崖将此事稟报教尊,消息传开,此后必定凶险不断,到时只怕谁都保不住你。」   小玄目瞪口呆,摸着自己腹部道:「我肚子里的东西就是先天太玄么?它到底是啥东西?」   飞萝道:「这个也待以后再告诉你,现在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,那里较为隐秘安全,先躲上些日子再说。」   「什么地方?」   小玄问。   就在这时,周围忽然一暗,两人转头望去,竟见不远处有数道巨大的赤气冲霄而起,染得天空血红一片,壮观而诡怖。   「这……这是什么?」   小玄讶道。   飞萝凝目静望,并没答话。   「啊,那边……那边好像是骷髅老妖的巢穴啊!」   小玄叫道:「这些赤气难道是从骷髅老妖的巢穴里冒出来的?」   飞萝仍然不语,神色愈来愈凝重。   就这片刻间,那数道赤气便在空中形成了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大血幕,小玄不觉一阵心惊脉跳,「莫非是什么邪法?」   「嗯,是邪法,一个超大型的邪法!」   飞萝终于开口:「骷髅邪秽要大举进攻了。」   「它们要进攻了?」   小玄惊道。   「你仔细瞧,这血云在往哪个方向移动?」   飞萝问。   小玄凝目眺望,只见巨大血幕在空中如浪滚涌缓缓移动,道:「好像是朝北面去哩……」   话方出口,猛然惊觉,那边正是泽阳城的方向。   ******这本是个难得的晴好日子,阳光明媚微风徐徐,泽阳城城头上一片繁忙,到处是成堆的兵器盔甲箭矢炮石,无数将士与民夫正在紧张而有序地加紧备战加固城防。   城墙上每隔二、三十丈,便可看见一个有稜有角的神秘庞然大物,周围守卫四布,其上严严实实地覆盖着油布,叫人瞧不出是何物事。   突然间,天地毫无徵兆地迅速闇弱,一切景物蓦给染上了层诡怖的血红,这异象使得所有守军与民夫停下了手里的活,抬头眺望,赫见大片赤云从南边的天际无声无息地涌来,如潮似浪翻滚不住。   这里虽属内陆,但地处浩瀚若海的大泽边上,泽阳人早已司空见惯类似海滨那种阴晴瞬改的多变气候。   然而,今次显然与往大不相同,不知为何,每个人的心脏都莫名其妙地悸跳起来。   「那……那云怎么是红色的?」   有人讶道。   赤云愈涌愈近,看似缓慢,却于片刻间遮去了原来的晴空,四下变得越发昏暗迷濛,这时,地平线上忽又涌起了大片令人不安的暗红尘雾。   「到底怎么回事?」   有人颤声道。   可是无谁回答。   「呜嗡!」   骤有一声浩长的怪音蕩空传来,在不住翻腾滚涌的暗红尘雾中,忽然隐现出几个巨大影子,并排着朝这边齐肩逼近。   「那是什么?」   「啥玩意?」   「什么鬼东西?」   城头上骚动起来,所有守军与民夫全都睁大了眼睛,紧紧地盯着愈来愈近的巨影。   终于,几个巨影完全脱出了尘雾,城墙上的守军与民夫赫然发现,那竟是几只高巨如塔的骷髅魔怪,每只魔怪週身皆攀附着密密麻麻形形色色的骷髅战士,各持令人心寒的奇兵异器,个个狰狞欲噬蓄势待扑。   紧接着,城墙上的守军与民夫又发现,在每个骷髅巨怪的后面还涌现出一队队骷髅士兵,盔甲整齐,队列井然,无比森严肃杀。   眼前情景委实震撼可怖,城墙上的守军民夫无不目瞪口呆骇然变色。   几只骷髅巨怪大踏流星地继续逼近,每跨一步,俱震得整座城池微微发颤。   「我的天!是骷髅!」   终于有人如梦初醒,声音里满是惊惶。   城头上登似炸了锅一般。   「不好啦!邪秽大军进攻了!」   「天吶,怎会有这么多!」   「怎会有这样大的怪物!」   「快去稟报大人!」   在如沸的慌乱中,终闻一个军官嘶声厉吼:「全部归位!全都拿起武器!」 (   第五集: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