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:第三章 合法姦淫

    时间:2018-08-08 在我的眼中,世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价码,尤其是女人,这个理论人权份子不认同,但和我交易的奴隶商人却都频频点头。在地下的人肉市场,异种族的女性价码,通常都比人类女性要高,而人类女性的身价,随着职业、出身有所不同,通常捕获着名的女武者、女魔法师,调教出售,价码都高得吓人,但内行人都晓得,擒自慈航静殿的妙龄女尼,也能卖到漂亮的价钱。   理由无他,出身慈航静殿原本就是高雅的象徵,女尼这个身份又给予人清纯遐想,慈航静殿之中有许多带髮修行的比丘,掳过来之后马上可以变卖。只是内行人也都清楚,这类商品虽然不兇猛粗暴,但潜在危机却很大,毕竟光之神宫势力太大,为此找上门来,后果绝对不只是身败名裂。   茅延平建议我将魔掌伸向这些小尼姑,我确实极感兴趣,但我是个色魔,不是没脑子的色情狂,如果真的随随便便把这些小尼姑给搞了,她们一个个事后哭闹起来,慈航静殿所有的大和尚势必出动,非把我抽筋剥皮不可。更别说她们多数出身非富即贵,背后的家族势力牵连影响,就算躲到伊斯塔都不安全。   姦淫掳掠,是一种享受,而合法地姦淫掳掠,则是至上的快感。我想要逐个吞下这群清纯的小尼姑,易如反掌,就算要连灭绝老尼也干,都不是难事,但要又吃又拿又撇清责任,那就要费心血準备,好在天赐良机,羽霓成了我大大的挡箭牌,让我可以完成合法姦淫的理想。   让羽霓去勾引这些钦慕她的小师妹,从单纯的仰慕堕落为禁忌之爱,再利用她的掩护趁虚而入,那些小尼姑清醒之后,只会以为自己的处女奉献给了心爱师姐,哪想到自己是被禽兽给痛加蹂躏,夺走了童贞。   将来即使她们的师长、家人追究,责任自然有羽霓去扛。羽霓本身「精神失常」,背后又有心灯居士这个硬靠山,那些恋姦情热的小尼姑还会争着为她辩解求情,加上人们印象中,失身给女人比失身给男人要易于接受,很容易就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,我这人面兽心的兇手也就轻而易举地逍遥法外了。   万丈高楼平地起,我的禽兽行径今晚就迈开第一步,在我悄声踏进屋内时,我只衷心感谢两件事,一件是送来羽霓这个又听话、又能干的肉傀儡,一件却是慈航静殿的小尼姑们,多数都是带髮修行,否则看到那些倒胃口的光头,我大概只有踢球的兴趣,没有搞人上床的耐心。   看到我进入房里,已经把芬妮身上僧袍脱下的羽霓,在她的雪嫩后颈点了一指,确保她不会在等一下的摧残中醒来,然后便主动坐到门边,替我把风。   「做得好,回去再奖赏你。」   我夸奖羽霓几声,将目光转望向横陈床上的赤裸玉体。   不愧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千金,一身肌肤白皙柔嫩,凹凸有致,极见珠圆玉润的美态。娇小的香躯,却有着相当饱满的乳房,丰盈肥硕,几成圆球,捏起来手感柔软,却嫌不够坚挺,随着身体的摇晃,一双小皮球似的嫩乳颤动不止,峰顶色泽微红,在浅红的乳蕾中,恍若鲜花中一枚红葡萄,极具撩人美态。   「现在的小丫头不晓得平常吃些什么,发育得挺好,嘿嘿,大哥哥来帮忙按摩一下,会发育得更好。」   我一手握住芬妮的玉乳,轻轻抚摸,将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蓓蕾一口含住,熟练地舔吮咬吸;另一手却摸索向下,抚摸着她修长玉腿,渐渐移向大腿根部摸索挑逗起来。   芬妮鼻息渐渐加重,面色潮红,虽然在昏睡中,身体却已经开始对我的挑逗做出了反应。我也不用再浪费时间,把芬妮的一只玉足抬起,扛放在肩上……   元红炸破,花径初开,小尼姑娇哼出声,疼得流下清纯热泪,但终究没有醒过来,只是发出一阵哭泣似的悲鸣。   「……师姐,好疼啊,好疼啊,人家下面裂开来了……」   初尝人事的痛哼,倍增玷污女儿家纯洁的成就感,令我不愿花时间等待,直接召唤出低阶的淫虫,从指尖送到少女的嘴唇,让她顺着唾液吞下,只是些许功夫,昏睡中的少女胴体就有了反应。   如果我只是要逞兽慾享乐,那么现在专心蹂躏就可以了,但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,不会为了单纯满足肉慾,就把冒着风险来动这些小尼姑。这次行动的理由,除了一逞兽慾之外,也是为了增长自我修为,在交合中吸纳小尼姑的处子元阴,对于地狱淫神的威能极有助益。   「太古的性慾精灵们啊,我以约翰·法雷尔之名,与你们签订契约,以此女的贞洁为牲祭,奉献与你们,换取你们的力量与绝对服从!」   低声唱咒之后,我感觉到背后发烫,整片皮肤火辣辣的彷彿烧灼,虽然自己看不见,但想必是浮现了某些符文或图腾;週遭的黑暗空间里,地狱淫神的形象若隐若现,气氛无比凝重,就连坐在门边的羽霓都有所感应,不由自主地颤抖。   淫神召唤兽出现,我立刻感应到芬妮花径深处,渗出一股冰凉之气,透过我们两人的交合处,直往我体内输送,再由灼热的后背散出,完成吸纳的过程,而被我摘采元气的回报,就是直透骨髓深处的至高快感。   「啊…………」   芬妮睁开了眼睛,醒了过来,但神智却陷入狂野春情当中,从下面紧紧地抱住了我,扭摆着浑圆的屁股,浑然不觉得痛楚。我一手捂着芬妮的嘴巴,确认她不会发出太吵的声音后,前后移动腰部,慢慢地抽动起来。   这个动作点燃了肉体的火药线,甫尝男欢女爱滋味的小尼姑,健康的青春肉体犹如一只初生牝马,疯狂地   在男人身下奔驰……   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这是什么感觉……再给我……」   芬妮在我耳边忘情地淫叫着,我鬆开手,直接吻住了她的唇,用更有效的方法,将她的呻吟封住。   时间大概是一刻钟左右,我觉得吸纳的元阴已足,再下去就是竭泽而渔,容易搞出人命,所以一面将芬妮送上天堂,一面预备要在她体内喷射,结果对这方面气味最敏感的羽霓已经抢了过来,满眼期待地看着我。   「好啦,你也辛苦一场,就给你吧!」   说实话,如果不计较羽霓口里的东西,光看她吞嚥时候极度满足的笑容,彷彿享受人生至乐,那还真是很刺激人们食慾的一种表情。   覆雨翻云之后,淫神召唤兽的形影消失,收拾善后一向不是我的工作,我把这琐碎任务交给羽霓,自己悄悄离开。   只是,刚刚在旁观看我们交媾的羽霓,似乎被那汗水淋漓的激烈给挑起慾望,一听到我要她善后,就边解开自己衣服扣子,边上了床,两具白皙嫩滑的女性躯体随即交叠在一起,彷彿是两尾盘旋缠绕的大白蛇。   而当我把门轻轻关上,房里头似歎似泣的甜美呻吟,诉说着纯洁圣职者的玷污与堕落,在无尽暗夜中反覆   迴响开来……   黑夜过去,晴朗白天马上到来,昨晚发生过的一切恍如梦幻,没有任何人发现异状,也没有任何异状可以给人发现。真要说有什么改变,就是过去几天本来很缠着羽霓的芬妮,居然和羽霓形同陌路,见了面只是疏远地打声招呼,而绕在羽霓身边吱吱喳喳的小丫头,则换成了新面孔,除此之外,一切如常。   羽霓现在成了我钓竿上的香饵,替我不停地钓上美人鱼儿,虽然我没有就如何钓鱼一事下细部指令,完全交由羽霓发挥,但她却作得比我预期中更好。   本来穿着巡捕制服的羽霓,就很像是个英气勃勃的美少男,现在改作中性的打扮,刻意提高了衣着品味后,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俊美、斯文,谈吐高雅的贵族青年,帅气中带着迷人的洒脱美感,像极了方青书,完全成了无知少女心中的理想偶像。   只是,没有人晓得这个神采飞扬、魅力不凡的偶像,内部只是一个空壳,没有可以称之为灵魂的东西,所表现在外的一切优异特质,也都是设定好的拟态,为此喜爱上她的少女们,其追逐的东西不啻是镜花水月,我就常常看到一群莺莺燕燕,缠在羽霓身边打转,争着得到她一个眼神、一个微笑,然后就可以欢喜上老半天。   这幕情景,总让我不知道该捧腹大笑好,或者该垂首歎气好。不过不得不承认,认真发挥其「特殊魅力」   的羽霓,把妹的本事不在茅延平之下,过去她和羽虹闯蕩江湖,不晓得是不是也过着这种生活。   感慨归感慨,手执钓竿之人有自己的责任,羽霓这香饵把鱼一尾一尾地钓,我就一尾一尾地吃。在夜阑人静的无边深沉里,翻滚痉挛于我眼前的裸身鱼儿,逐一被我污浊的慾望之浪所吞没……   当我们离开这城市,随着赛车进程前往纽奥良,浮游于我週身的鱼儿,已经有五只被我吞下肚去了。   我们随着医疗团前往纽奥良,那里也是金雀花联邦的知名大城,下一场赛车将于那里举行,月樱也与我约定要前往该处相会。   「月樱夫人要我请问阁下一个问题……」   传达月樱约定的同时,灭绝老尼也带来了一个问题。发问的时候,刻意与我保持起码三尺的距离,把我当作病源体似的,教人怒火中烧,不过问的问题却很古怪。   「啥?神农大百科?这不是爷爷留下的那本植物图鑒吗?问我放到哪里去了?干,这问题我哪记得起来啊。」   法雷尔爵府虽然破破烂烂又失修,但是里头却存放了当年爷爷四出冒险猎艳,所搜集回来的遗物,好比那本神农大百科,就是爷爷的遗物之一,记得上头的图片花花绿绿,小时候我很喜欢翻来翻去,和月樱一起讨论哪些花草最好看,要用什么什么鲜艳花朵编环,送给小兰兰……唔,还真是可怕的恶梦。   现在以追迹者的眼光倒过去回忆,那本植物图鑒并不是什么珍贵东西,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特别,就是书尾附了爷爷自己整理的植物知识,由于爷爷的旅游足迹广及海外,所以也记载了一些异大陆的花树异闻,但是总体说来,记忆中并没有什么很奇特的东西。   月樱远嫁金雀花联邦后,我就没有什么心思再看无聊书,所以把那本书随手扔放,十几年下来早就不晓得埋在哪里,现在仓促间问起,鬼才记得。   「问问家里那些老鬼,也许他们知道……啊?你说他们也找不到?唔,我现在是国家的头号通缉犯,也不能回去找,这该怎么办?」   月樱为何会问起那本植物图鑒,这是颇令人匪夷所思的事,如果是别人,我一定会有所保留,但因为是月樱,我就不问她为何这么做的理由,只是努力回想可能的片段,几天后好不容易才回忆起来,那本书好像是被我撕了封面,故意换上买春杂誌的封皮后,胡乱塞进爷爷的书库里。   年少无知的顽劣恶行,现在想起来确实是很可笑,我把这个讯息告诉灭绝,由她转传给月樱,希望能够帮到月樱。这时的我,虽然想到事情背后可能有蹊跷,却想不到整件事的牵扯如此错综複杂,关係如此深远。   撇开这件插曲不谈,我们一行人平平安安抵达纽奥良,没有受到任何盘查与刁难,轻而易举地进了城。   纽奥良属于亚热带湿润气候,夏季多暴雨,城市邻近地区石油、天然气、硫磺、盐矿丰富,盛产木材和棉花、甘蔗、稻米,是金雀花南方的工业、农业重镇,开发时间已久,极具独特的人文风情。自诩为风雅之士的茅延平,打从入城的那一刻开始,就忙不迭地为我们介绍。   「……本地文化教育事业发达,亦富音乐传统,是爵土乐的诞生地,城内有许多音乐团体和剧场、音乐厅,是一座美妙的音乐之城,大家有幸来到这边,别忘记好好找机会享受一下音乐喔,不过,我们确实来晚了,可惜。」   茅延平道:「每年二月,这里的嘉年华会盛况空前,吸引数以百万计的国内外游客前来,所有人会换上鲜艳的华服,利用绚丽珠炼和面具,来做参加嘉年华的装扮,在举办嘉年华的期间,纽奥良市内到处都是穿着华丽的共舞人们,享受美妙的音乐,浪漫又热情,像是一座梦幻之都喔。」   描述出来的景象,确实令人神往,不过我们此次来到这座爵士乐之乡,并非为了参加嘉年华,而是为了观赏将于本地举行的赛车。   在纽奥良的赛车,将于几天之后开始,赛场目前是封闭状态,不许闲杂人等出入,我们是透过女狗仔夏绿蒂的关係,弄来了採访证,才有办法进入赛车场一观。   「看赛车!看赛车!终于可以看赛车啰!」   听到可以观看赛车场地,几天后还可以实际看比赛,阿雪大概是我们之中最兴奋的人了,不但迫不及待地扯着我的袖子,还抱起紫罗兰翩翩而舞,高兴得快要飞起来。   之前我和茅延平研究一级方程序大赛车,常常在同伴面前讨论,羽霓是没什么反应,但阿雪却显得兴致勃勃,常常要求我带她去看赛车,更把我送给她的赛车贴纸、印花收藏起来,等这一刻已经等好久了。   「但……你去那里要看什么啊?」   这点我一直觉得纳闷,一级方程序大赛车并不是什么温和运动,相反地,它的本质极为血腥残忍,是连地下搏击都为之羞愧的暴力竞赛,人人豁尽所能争取冠军,并且被允许使用各种手段,群众的沸腾情绪让选手更为失控,比赛时候的赛车场不但是战场,更是人类物慾横流之所,这种东西……怎么会适合阿雪?   结果,与我们一起进入赛车场的阿雪,显得非常失望,张头探脑,没看到所预期的东西。   「咦?怎么……怎么都没有赛车女郎啊?好失望喔。」   「赛车女郎?」   「是啊,大叔告诉我,只要有赛车,就会有很多漂漂亮亮的赛车女郎,穿着很性感的衣服,花枝招展,腰细腿长奶子翘,各族的美女都有,比师父你最喜欢去的那种大妓院还热闹,人家一直很期待的说。」   「咳……咳咳……嗯,别胡说,师父我怎么会最喜欢去大妓院?我不去那种地方已经很久了,现在我是个居家好男人……」   一面说,我一面狠狠瞪向茅延平,后者正掩住嘴巴在偷偷笑,而走在最前头的夏绿蒂,则是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,不用说话,眼中就说明了她的不屑,但她跟着望向羽霓的眼神,却又是满溢着喜悦与崇敬,看来就像那些平时绕在羽霓身边的小尼姑一样。   哼,看不起老子的女人,别以为自己就有多了不起,等有一天上了钩,老子钓竿一拉扯上床来,到时候连你肚子也搞大,再一脚踹开,看你这残花败柳还摆不摆得出这副嘴脸。   「阿雪,今天你是会失望了,因为比赛还没正式开始,这里还看不到赛车女郎,不过还是有一些赛车可看喔。」   劝慰着失望的阿雪,我指向远方的跑道,几辆由不同野兽拖拉的赛车奔驰而过,扬起了漫天沙尘,是正在这里试跑的选手们;除了这些,距离跑道不远的休息站,还有许多工作人员神情严肃地在準备与等待,预备为进入休息站的选手更换装备。   这些新奇的景象,再次吸引阿雪的注意力,让她忘记看不到赛车女郎的遗憾,抱着紫罗兰一起眺望赛车场的百态。   「死茅延平,没事向阿雪灌输这些观念作什么?要看赛车女郎,晚一点找家这里最大的酒店,要多少有多少……喂,要你问的东西,问出来了吗?」   「当然问出来了,又不是什么机密,你问夏绿蒂她知道,问饭店门房他知道,就算问刚刚路口那个擦车的他也知道。一级方程序大赛车前三名大奖,这种大事整个金雀花联邦很少有人不知道的,我不懂你怎么还需要调查。」   「老子夜夜春宵,忙着干女人,没时间去查可不可以?你长得就是一副喽啰脸,这种小事不让你办让谁办?干一点事情也机机歪歪的,是不是不想干了?不想干就直接说,知不知道现在经济有不景气?你不想干,还有一整条街的人抢着干,少挡着星球转!」   连珠炮似的一轮话,又快又猛,轰得茅延平毫无还口之力,像一个卑微的上班族一样脸色苍白,竭诚竭恐地搓手说话。   「不、不要啊,我还有车贷和房贷没缴,两个小孩每个月还有补习费,自己赚得那么少,外头物价又那么高,老闆千万不要开除我,就算把我当狗使唤都好,我……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的。」   堂堂大文豪太过入戏,最后说得声泪俱下,还引得旁人侧目,让我不得不拿棒子敲茅延平脑袋,中止他越演越爽地狂玩角色扮演。   「不好意思,刚才玩得太爽,现在清醒了,那三个奖品依序排名是……」   第三名的铜牌奖,是一柄会吸蚀死者魂魄、血肉的魔剑,邪狼血剑。据说这柄魔剑是某个古国的王室,捕杀一头肆虐数百年的巨大魔狼,以其脊骨精华研磨而成,在战场上能倍增持剑者的凶性,每斩杀一个敌人,就会吸蚀他的魂魄与精血增幅本身杀伤力,可以说是一件高度危险的禁忌神器。   这种难以用金钱估价的一品珍宝,在等级划分上,已经属于A级,甚至可能是S级的极品,居然只被当作第三奖来发放,这场大赛车可真是阔气得很,也让人分外期待上头的两个奖项。   「像邪狼血剑这种一品珍宝,过去都是被当作金牌奖发放的,但这次大会不知道为什么,奖项特别丰厚,不但奖金加倍,连奖品的水準都超越过往,各国好手蜂涌而来,甚至是奉了国家的命令,要夺取银牌奖,失落数百年的烽火乾坤圈。」   「啊!」   乍听烽火乾坤圈之名,我不禁吃了一惊,拍了一下前方的墙壁,万万想不到这次大赛车的奖品,居然会扯出创世七圣器级数的珍宝来。   创世七圣器,是黄土大地上最高等级的珍宝,如果能够集齐七圣器,那将是身为追迹者震古铄今的最高成就,但没有人知道集齐七圣器会发生什么事,甚至就连七圣器的确切资料都没人知道。   圣者之杖、贤者手环、大日天镜、斩龙之刃,这是我们已经可以确认的四样,其中两样甚至已经落入我们手里,而在我们查阅过的无数资料中,「烽火乾坤圈」这样神器也被确认是七圣器之一。   烽火乾坤圈,顾名思义,就是两个缠在手臂上的银圈,其功能不明,但从其每次出现,都是历史上的战国时代,纪录中也都伴随着大量的死亡数目,可以推测出其功能必然是适用于战场,如斩龙刃一般,纵横无敌、杀人无数的绝世凶器,所以得到的「烽火」之名。   纪录中,烽火乾坤圈上次出现在黄土大地,是五百年前的黑暗时期,在留下无数的胜利与死亡纪录后,就从历史中消失,却想不到会在这次的大赛车上重现于世。根据过往来看,是否也暗示着大地诸国将有剧烈动乱,即将重新进入战国时代呢?   「哈哈哈,这个就刺激了,居然连创世七圣器都可以搞出来,现在这场大赛车连我都有兴趣了,哈哈哈…   …可是,黄土大地上应该没有比七圣器更高阶的珍宝啊,银牌就已经是烽火乾坤圈,那金牌……难道是另一样七圣器?「   怪异的是,茅延平听我这么说,脸上却浮现很难形容的表情,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支支吾吾。   「这个……用某种角度来看,可能是比七圣器更高级的东西,至少对某一小撮人来说是这样没错,这次大赛车的金牌奖就是……模型界的无上珍宝,被万千模型迷追逐搜购的高价宝贝,传说中的弹卡尔!」   「弹……弹卡尔?那、那是什么鬼东西啊!」   短暂的错愕之后,我再次扯着茅延平的脖子狂摇,几乎是怒吼似的对他喝问,而满脸无辜表情的不良中年,只是尴尬地摊平了手。   「天晓得,就是……传说中的模型啰。」